4-5个月 第一次吃米粉

今天第一次吃米粉。吃的很欢快,非常主动的追着勺子,给慢了都不开心。大概吃了5ml吧,不敢都给吃,怕撑到。4-5个月的小胖已经很好带很好玩儿了。虽然还不能自己翻身,但是趴着已经很有劲儿了。扶坐也能坐的有模有样了。5个月开始,喜欢大叫,各种拐弯儿的叫唤,可自high了。小孩子最软萌的时候就在于此吧,十足的小天使,只不过是个18斤的胖天使,类似于欧洲油画里面那种大胖子天使,哈哈。

小胖从4个月左右已经对玩具架上面的镜子不那么感兴趣,更喜欢两手一起把玩各种悬挂的玩具了。后来逐渐意识到自己的两只手,躺着搓手就能玩儿好久。但是这个阶段很短暂,后来就得不停的有人陪、有人逗才行。看孩子的工作量一下子增加很多。买了个在家抱孩子的背带,后来发现真是有用,因为她太沉了,又总要抱。有一次我跟她玩藏猫猫,我用手绢挡住自己的脸,后来又用手绢挡住她的脸,结果发现她超喜欢轻柔的东西划过脸庞的感觉,那小表情,像吸毒一样high。到现在都还如此。每次逗她都乐的咯咯笑。这是我发现的第一个能逗她笑的方式。

我一直被MBA作业压得翻不过身来。最近几周每周都有小组作业和个人作业。孩子真的主要依赖我妈来带,我的角色算是个奶妈吧。不过奶也基本要断了。11月初开始上班,第二周就出差,然后乳头深度的溃疡了,一直不好,每隔2天要去一次北中医三院通乳,后来改成3天去一次。确实没法自己弄,有一次去了还是小护士找她们老师给我弄的。溃疡位置很深,表皮长好了就会堵住出奶孔。跟自己的左胸斗争了2个多礼拜,实在不忍重负,让医生开了回奶中药。第一周吃完大概奶量减到了3/5,之后又吃了一周,加上工作特别忙,奶量减到1/3-1/4了。外人都劝说继续喂吧,有奶多好。可是还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吧。所谓平衡,就是什么都牺牲一些,就平衡了。所以没有不牺牲就能达到的平衡。

100天

9月29日的时候是小胖100天了。活过了100天,在古代说明孩子应该没有大毛病,算是从出生养活了。小胖现在已经可以双手模糊的把玩健身毯上的挂件玩具了。做卫生的阿姨特别会逗她,能把她逗得咯咯笑。两个半月的时候还勉强能在趴着的时候抬头不把自己憋到,100天就已经可以整个胸都挺起来了。变化是飞快的。每天6:30-7:30pm入睡,夜里醒2次,到早上6点多醒,算是比较规律了。小孩子的作息非常好,日落而息,日出而起。我也想要这个作息时间。

我的体重恢复到55kg左右了,最低的时候能够54.3kg,但是基本在54-55kg摆动了。肚子上还有一坨肉,我觉得是腹直肌分离的结果。估计要把这坨肉干掉要等断奶以后控制饮食加锻炼了。现在隔一两天去公园走5000-10000步,外加几十个深蹲。第一次开始做深蹲的时候非常疲惫,但是很快就恢复腿上的力量了,可以做30个。

我最大的变化还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前两个月的时候小胖从beast变成了人,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和这个小人之间才慢慢构建了深刻的感情。现在真是怎么都看不够,爱得不得了。然后就会胡思乱想,生怕她有意外、被欺负,想象着她长大了是不是会气我,想象着她长大离开家的那一天。所谓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就是这个状态吧。中秋节假期里有一天,中午把她放在床上玩健身架晒着腿,我去洗碗。结果洗碗回来发现阳光太足了,把孩子两腿晒得火热,小孩也有点儿蔫儿了。吓得我够呛,赶紧弄了快湿毛巾,先把手弄湿,然后来回抚摸两条小腿降温。照顾小baby确实不能大意。

 

前两个月

时间过得是很快,之前各种痛不欲生,一眨眼孩子已经2个月大了,好带了很多,加上我妈特别给力,我白天已经能出门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第一个月是最难熬的。每天都遇到新的问题,没有答案,没有经验,不敢尝试、怕做错害了孩子。孩子最大的问题是胀气,老哭。我最大的问题是开奶的各种状况。孩子先后给吃了西甲硅油和益生菌,效果只能说minimal,更多的时候是孩子自己长大了,消化系统成熟后改善的。我自己的各种涨奶问题我只好一次次问同学们,大家都不厌其烦的解答我的问题,帮我度过了最焦虑的日子。现在奶量基本上够孩子吃了,不过右边的乳房出奶的管道不是很多,我觉得可能还是有堵的duct,但是这么久了估计也没有改善了。右边乳房的产量一直比左边少很多,还容易结块。结块了就用热水喷头使劲多冲冲,一般第二天就缓解了。这事儿我看也就这样了,不可能太完美。

宝宝第二周的时候开始长出了眼睫毛,满月的时候眉毛就比较清晰了。42天复查回来之后,我就觉得她吃奶时候的眼神有了meaning,特别感动,觉得总算有点儿人样儿了。(之前简直就是个animal。)再后来过了一周左右,眼睛里面有些许泪水了,哭的时候还不会流泪,但是眼睫毛已经湿了。满月的时候体重4.7kg,身长56.5cm。两个月的时候6.6kg,身长60cm,略胖了。

我妈一直特别给力,晚上都是她在带孩子。有时候孩子肚子不舒服,我妈抱着睡一宿,后来她腰都疼了。刚出生没几周的时候,她抱孩子抱出了腱鞘炎。总之,我妈是发力过猛,很多时候又显得年龄大了脑子跟不上,但是她确实好爱孩子。希望孩子长大了还可以跟姥姥很亲密,多爱姥姥一些。

我妈这次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了好久了,确实发现了很多问题。社交能力,记忆力,脑子反应速度,性格等等,各方面都退化了很多很多。我一直跟WW说,我妈年轻的时候能力超强,一个人什么都能担当。可是她老了,竟像变了一个人,再找不到当年的风采了。可能我爸去世后她一个人过得太久了,缺少正常的社交和思维活动。这确实好遗憾,希望我们以后可以做得更好。

有了孩子之后,我在家闲着的时候就会想很多亲情、人生的事情。我还是担忧,各种杞人忧天、忧心忡忡,怕失去亲人,怕孩子未来的人生不快乐。我有时候觉得是中国这个国家让人没有安全感,但是又没有对比,不能妄下结论。当年我在美国无忧无虑,那可能只是年少不知愁滋味吧。

生产流水账

6月19日的39周产检,医生继续说玩命走,争取提前破水,不然满40周恐怕就要7斤了。回家晚上就继续去公园开足马力。结果20日凌晨真的破水了。不过没有像别人那样“哗”的流很多,而是像少量月经一样。后来事实证明这是高位破水,不是正常的在宫口附近的破水,所以水特别少。

20日夜里就来到医院。急诊医生一开始还觉得不是破水,用了试纸才确认。收住院。在病房躺了一宿,没有进程。早上转到产房,上催产素。这期间最痛苦的是我无法在床上小便。一个有理智的成年人真的无法在床上肆意小便。我从凌晨4点入院,到快到9点还没有尿出来。幸好有个护士给我端来了便盆。便盆的作用在于提供了上厕所的仪式感。有了这个铺垫,终于解出了小便。

催产素上到下午的时候宫缩基本上就很疼了。一开始只是子宫疼。到下午4点多,停了催产素之后,宫缩依然强劲,带着整个胯都炸裂般疼痛,感觉每次宫缩都有一颗炸弹在胯骨间炸裂。整个下午基本就是宫缩时候生不如死的疼,宫缩间歇神志不清的昏昏欲睡。等到晚上7点多,终于说宫口开到了1.5指,可以上镇痛了。镇痛插管是在宫缩间隙进行的,这个时机确实不好把握。不过我看到值班的麻醉师是孕妇课讲课时候的那位医生,应该是很资深的麻醉师,所以还算放心。镇痛上好了,过了5分钟基本就不疼了。医生说:好好睡一觉吧。可是一点儿也不困。可见之前是疼的昏了。

这一宿过去了。可是宫口居然没有进展。。。伤透了心。第二天的凌晨4点,查房的医生内检,说这个羊膜还没破啊。又给人工破膜了一次。就是把一个工具伸到阴道里面,感觉“咔嚓”一下剪了一刀,“哗哗哗”,羊水喷涌而出,标准的破水的样子才算出现。医生说继续观察吧。

到了上午9点,我的孕检医生来查房了。张主任一开始还说再试试宫缩素,但是值班医生提醒她说,我的宫缩已经到了max了。张主任看了看仪器,说:那确实不用宫缩素了。于是大家很快同意改剖腹产。这时候我的宫缩已经强烈到在镇痛上都可以赶到疼痛了。很快一个新的麻醉师出现了,给我讲解了剖宫产的麻醉须知和一些安抚。还有护士过来给备皮。手术室到10点左右就腾出来了。

被推进手术室之后,我还是有点儿慌张的。因为我鼻子一直不通气,我很担心术中呼吸的问题。不过我多虑了,并没有罩呼吸面罩,只是把一个输送纯氧的面罩放在了我胸前,这样不管我用口还是鼻呼吸,都可以吸到氧气。但是用口呼吸的问题是,从决定要剖宫产之后,我就滴水未进,口渴极了,呼吸都是干的,特别不舒服。等到麻醉药推进来之后,我又开始浑身发抖。而且麻到舌根都硬了,感觉说话说不清楚了。口干加上舌头麻,这时候我还是有些慌张了。医生说麻药的一个典型副作用就是发抖,还有的人是恶心等等。由于我早上吃过早饭,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6小时内禁食禁水,医生担心我麻醉之后可能会有呕吐。等我护士问我麻醉的深浅程度的时候,我回答的就比较激进。我也不想打太多麻醉药,谁知道会不会呕吐,会不会呛死呢。。。

等到医生们都来了,她们就把深绿色的手术布铺满了我的身上,我脸前也挡好了。整个手术我就两个感觉。1. 不知道何时下的刀,刀口在哪里。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她们在我肚脐的左上方比划、拉扯,拉扯了好久,痛感很明显。我一度觉得麻药不够用了,腿都跟着使劲要抬起来了。2. 原来孩子是被挤压出来的,压肚子的时候很疼。而且后来我深深怀疑她们把我左边的肋骨压断了。因为都快一个月了,我左边的肋骨还在疼。宝宝出来的时候护士跟我说:宝宝出来了,很健康,放心吧。这时候其实很安静,并没有一拉出来就“哇”的哭。是等了大概30s之后才哭的。不过因为我术中比较紧张了,麻醉师给我加了镇定剂,我几乎是睡着了的。连WW进来抱着孩子跟我合影我都不知道。。。后来我觉得,我身边几个剖腹产的朋友都在术中被给了镇定剂,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标准操作了。

到此为止,孩子算是生出来了。剖腹产没有我想象的那么easy,也是很受罪的。虽然手术室里面的护士们很多,也都尽可能的知会了患者并且比较关注患者的感受,但还是会有恐慌和无助的感觉。但是也没有办法了,我当时躺在手术台上,一只手输着液,一只手绑了血压计,心想着这是没有退路了,怎么也得生了。

宫缩真是痛到极致了。而且我这还是开到1指的痛感。我跟WW说,我简直无法想象在公立医院里一群孕妇躺在一起,没有家人陪伴,没有镇痛,一个人忍受慢慢开到10指,这简直不是人能忍的。我国的基础医疗设施和能力还得提高啊。不能体检都高大上了,生个孩子像在印度一样。

 

记录奇怪的梦

今天是36w+1. 夜里醒来的时候发现做了一连串的梦,十分新奇,以前从来没有类似的情节,像是在拍电影,但是电影并没看过类似的情节,特别记录一下。

片段一

在一个旧庙里,有两个我的同伙隐藏在门板边上,然后进来一个高高大大的骑着坐骑的人物,好像关公似的。这个人好像是我们要等的,但是我们并没有做任何事。那人穿堂走过去,又回来,临出门之前卸下来一条胳膊/腿,说:“知道你们在埋伏我,留下一条胳膊/腿,好让你们交差。”然后就走了。

片段二:完整情节想不起来了。其中一个镜头是:

我穿了一条好多层的灰色的纱裙,穿过一片地,裙子里都粘上了好多灰尘毛毛。(白天我是跟WW说,这两天空气好,白天一直开窗,家里地上都有毛毛了。。。)

片段三:外国场景

片段二回忆不起来了。片段三理论上和片段二有些承接,就是我们在一座类似废弃工业厂房的大楼里面跑啊跑,人员散开了。然后我们其中的一个女成员被两个“敌方”的一男一女盯上了,他们盘问出来我们行动的目标是什么。之后不知为何大家又在跑。我面前出现了一条用一堆黑灰色钢筋弯成的滑梯一样的轨道,我别无选择,跳上了钢筋滑梯,但是上去才看到滑梯尽头是好多电焊的气枪在冒着火光。这时候敌方的男子跳上来拉住了我,降低了滑行速度,然后我们换到另一个钢筋轨道滑到了终点。在终点我站起来,看到的是一个木板墙。木板上是一道积分,结果是-2pai*(…),括号里的内容记不清了,反正积分出来是一个非常整齐的式子。敌方的男子也陪我端详着这个积分。旁边有行字,说计算机算这个积分用了3小时。我用了三天。。。然后我就好似累趴下一样,扑向这个木板,墙就倒了一条缝。我摔到外面的大理石地板上,看到的是欧美大学风格的建筑内饰。有一群同学在排队注册的样子。一个中国同学还问我,这门要算积分的课难不难,我说挺难的,我算了三天。。。然后这个情节也结束了。要说的是,这个“敌方男子”长得特别像我表妹夫,也特别像一个我们考察过的做心脏起搏器的创业公司的创始人。

片段四:外国场景

在一个地下暗道里,有个男的通过锁链下降到某个位置,然后让我们同伙中的另一个人用这个锁链继续往下走。好像这个暗道就只有通过这条锁链才能够到达终点,那里有辆车等着,才能逃命。只有一个人能用这个锁链。这第二个人就用了这个锁链往下降。但是很快就走回来了。(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通道就又可以走着出去了。)他叫上剩下的大概4个人(包括我自己)一起走出去。大家一起走了没多久其实就走到头了,是个地库一样的地方。停着一辆黑色Eveco一样的车。但是同时也出现了很多拿枪的敌人,都黑社会/黑叔叔模样的,穿着黑色大风衣,戴墨镜。我也被枪指着举起手到头顶。然后他们没说话也没开枪,而是扔出来一个大炸弹,还是延时爆炸的。这时候我们看到地库里面还放着好多炸弹,所以一个爆炸了,会引发其他炸弹爆炸。就在炸弹冒烟的这会儿工夫,敌人也不跑,也不开枪。然后我趁着烟很大,跑过一个弯,到了地库的下面一层,发现这个地下二层是个类似垃圾处理厂的区域,还有好多垃圾工人,下班了就从一扇门出去。我一个箭步就尾随了一个人出了门,出来就是地面的空地了。

这时候我看见我们团伙的另一个人也赶来了,(理论上他也是从地道里过来的,但是他确实在地面上出现的),他说他已经租好车了,可以营救大家。我说,那就开一辆垃圾车进去,伪装成垃圾工人,告诉我们的同伙,只要再往下跑一层就可以出去了。于是我们用租车的“万能钥匙”开上了一辆电动垃圾车,往停车场里开。黑社会的黑叔叔并没有拦工作中的垃圾车,然后我们用一些暗号暗示了我们的同伙,示意他们往下层走。这段情节就结束了。

大概就这四个片段。很奇幻。我在前三个场景里面说中文,最后一个基本都是外国人,我好似也说了英文。整个情节好似相连,但又从始至终都不清楚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是在一个什么任务里面。感觉就是一直在机巧的躲闪。

孕34w —— 奇妙的人体 & 不能太贪心

昨天去34w孕检,一如我们所料,孩子还是臀位。医生摸了摸盆骨,说我的骨盆条件不是特别适合顺产的,我理解的是,骨盆口宽度够,但是高度不够。医生说我的骨盆从侧面看会是比较窄的。这真是万万没想到。我这么宽的胯,居然还不太适合顺产。当然,我觉得医生是结合着我臀位的情况来说的,还有大龄产妇这一点。如果是年轻力壮的头位胎儿,可能同样的盆骨条件还是可以试试顺产的。

我和WW心情一直都很轻松,觉得顺其自然就好了。当初以为自然受孕怀不上了,各种放弃治疗,没想到还能怀上。怀孕期间各种身强力壮毫无反应,算是非常顺利了。现在看来,末了要挨一刀,这辛苦可能也是平衡了整个怀孕事件的“守恒”。至于身体上被开膛破肚了,以后如果生二胎有些风险了,就不能强求了。人生不如意还十之八九呢,在35岁有了孩子(而不是一只豹猫)已经超出预期了。

如果剖腹产的话,医生说预产期提前一周就可以做了。这样算下来,我刚好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今天在家办公,已然没有办法专注工作了,躁动得厉害。这么说来,还是应该多去办公室上班。不过从33w开始,已经觉得散步比较容易疲劳了。最近腿上乏力得很,感觉是过去锻炼的所有积累已经消耗殆尽了。已经期待着卸货之后秋天能够赶紧开始恢复性训练吧。

怀孕31w

这么一晃,怀孕已经过了30周了。期间什么都没写,因为:1. 怀孕一直很顺利,没有孕反,检查都正常;2. 怀孕之后确实变懒了,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情,读书也倦怠了。

昨天周一早上临出门的时候发现,右手的戒指带着有些阻涩了——手变胖了,或是有水肿了。这算是怀孕以来一个重大变化。其实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作为孕妇还是享有一些特权,比如在家不用洗碗了、上班可以每天都早走,等等。又没有遭受孕反的折磨,感觉这大半年过得太快了,真想天天都过神仙日子啊!不知道是不是最后生产的那一下会遭受什么大罪,亦或是养娃需要额外辛苦付出,总之,按理说一切都是守恒的。我也不敢太乐观。

上周产检看出来胎儿变成臀位了。医生让回家做跪地撅屁股附身姿势,一次15分钟,一天两次。然而这个姿势最难的就是肩部力量不够,根本撑不到15分钟。5分钟就已经十分艰难了。我还是应该尽量坚持,尽力而为,能不能顺产就看命了。

网球和围棋

今天看了澳网,德约带着伤,完全没法打,能走着打就不会去跑动,犹如我怀孕以后那次跟WW打网球。作为曾经目睹了他像有如神助一般指哪打哪怎么都不出界,真的难以相信今天这场球毫无技巧,随时失误的状况。结论有二:1. 网球这项运动对身体的伤害真的很大。职业球员的运动生涯很难长久。2. 就算是有如神助的德约,没有超高强度的训练,一样会落入凡间成为泯泯众人。

网球打不了了,开始和WW下围棋。他大概跟我说了说规则,我们就下10×10大小的棋盘。后来我找了一本儿童围棋入门,挺不错的小书,简单易懂。目前还在实践中。我们这个10×10的棋盘有个小问题,就是输赢很快能大体判断出来,而且往往是一输就输的很彻底。这让我(或者输的人)心情很沮丧。我忽然意识到这种沮丧好久不出现了,就是那种在一对一的对抗中对对方的绝对臣服。一来是成年之后很久从事一对一的对抗性活动了,二来是年轻的时候也没怎么从事过,而且学习这种东西,不拿第一拿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也都很好,工作就更没有绝对的衡量标准了。所以很久没有体会过“输”的感觉了。

或者我简单回想一下,真的从小到大就不常体会这种绝对的“输”滋味。现在想来,最接近这种感受的可能是钢琴考级失败吧。觉得自己是挺无能的。但是今天回顾起来,当时家长和自己都没有对学琴这个事情有个正确的认识:1. 学琴应该系统的学习音乐和钢琴技巧,而不该把考级作为目标。2. 我的力量条件确实比同龄人差一些,所以不必追求和同龄的小朋友一个进度。这是谈到“输”这件事顺带想起来的,写一笔,以后做了家长以此为鉴。

但是总之,我觉得竞技体育或者说这种对抗项目对人的意志品质确实是很好的锻炼。你必须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失败。这不仅是面对自己的不足,而且还要全盘忍受精神上的痛苦。之后还能做出耐心理智的分析,反复练习提高。

参加了国内的考研统考

怀着各种纠结的心情,我还是参加了2018年硕士入学国家统一考试,经历了一次国内的考研。数学题这次比我做的往年考题要难一些,我本想靠着高考所剩的记忆就够了,结果有大概2道题我完全没见过,高考复习都没有做过类似的。逻辑一如既往的保持本色水平,就那样吧。我还没有仔细研读过GMAT的逻辑,但是我觉得我国的逻辑考试中过于依赖中文本身的文字难度而不能真实考察逻辑本身。比如很多题目中,人物和单位的名称就起得十分拗口了,排序题目更是甲乙丙丁午己庚一二三四五六七张三李四王五blablabla,不知道成年中国人的平均阅读能力如何,反正我看着这些,觉得远不如ABCD…1234…abcd来得简单明了。考研的逻辑题有好多都是绕口令+逻辑。

政治考试的考纲就是十九大报告全文。我真是一遍也没通读下来。我和Wang Pan抱怨,这一个个主题怎么一点儿逻辑也没有,在我看来就是形容词和各种振奋人心词汇的堆积。WP告诉我,D员是一套特殊的话语体系,没有接触过这些的人自然是觉得完全没有逻辑。她建议我找公务员同学学习解读一下。我想本是不同世界的人,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后来,我自己想明白了,这报告是一个领导讲要怎么治理国家、怎么树立历史丰碑的,根本不是我这种小职员整日想的怎么解决问题的思路。所以这完全就是两个平行的世界。想通了这一点,我也就一笑而过了,这种考试考不过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国家的管理队伍都在学习这些根本不是在讲怎么解决问题的毫无逻辑的大口号,实在令人汗颜。WW教我在网上搜一些学习报告的精要和例题,对付考试很有帮助。WW还是更了解国内的办事方法。得益于此,并且由于我家常年观看新闻联播,政治考试的答题效果比我想象的还是要好的。我和WW重述了几个大答题我的答案,他觉得我通过这次学习对国家事务还是有了一定的了解,是有积极意义的。

周六一早清华门口就堵得水泄不通,我在五道口下了车骑车前往。路上看到这么多来考研的成年人,还是挺震撼的。可是想想考题水平很了了,而且国内考研只能报考一所学校,这效率也太低了。我觉得年轻人有心读国内最好的研究生的,还是应该把同样的时间和经历用于报考国外全奖院校。事半功倍。

我三场考试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心慌,心跳速度很快。尤其是考英语,可能我太着急了,前一小时都久久不能平复心跳。除此之外,精神方面比我想象的好很多,完全没有疲劳感,就是坐久了腰很酸。希望考试没有影响到胎儿的生长吧。

怀孕笔记 9w6

今天是知道怀孕之后第一天子宫韧带不再酸痛了!一早起来到现在也没感觉到任何恶心,感觉又做回正常人,十分开心,久违了。虽说这个小腹隐隐的酸痛不是个病,但是之前确实觉得每天都是亚健康状态,人的精神很不好啊。可以想象,那些慢性病患者,如果身体有持续的不适,真是很不容易的度过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