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花开

出差两天,回到家一眼就看到养了近7年的仙人球今年有开花了。开心!好像了了一桩心事,终于可以轻松起飞去加州出长差去了。

DSC_1768

在高铁上和宋总微信聊天,三言两语间反而是总结出了最近愈发淤积的困惑,那就是一种无处安身的彷徨。感觉生活就是一场赌注,身处历史洪流之中不可预知历史的走向。有些问题也许是此一时彼一时,也许是加速的坠落,永不可知。

远房的表姐复旦毕业日本留学,外企研发多年,移民到了新西兰。小学同学,荷兰留学回来,近日也拖家带口的去了澳大利亚。美国自是不容易,想要在硅谷有个立足之地那可是比北京竞争更加激烈。宋总说归或不归,一直是美国华人讨论的热点。我何尝不知呢!我已经是经历过一轮归的周期了。然而内心深处却仍然没有清晰的答案。当然,生活是动态的,也没必要非得分个青红皂白把一辈子绑死在一个地方。回想研究生毕业时候的思想斗争主要是考虑到“小我”的利益,如何挣钱,哪里发展对事业建设最有利。而今三十中旬,在笨拙备孕的间隙,想的更多的是要给后代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空间。当然,我确实想多了。宋总说我们都是心思太多,但是还没太想明白的。所以不能叫成熟,什么时候都看开了,才叫成熟。我以为自己以前想开了,我还记得跟谁在国贸三期32层走路的时候阐释了我的就业观点,当时还被称赞看的透彻。难道最近这些纠结都来自于我服用的雌激素?

设想如果没有后代这事儿,我还真是随遇而安了。现在这份工作自己很有兴趣,虽然挣得不多,但是是和志趣相投的同事们一起做事,也算是可以了。嗯,看来以后考虑生活规划的时候都可以设置一个“有孩子”的前提和一个“没孩子”的前提,对比一下。唉,雌性激素威力大啊!

五月份去听了一次脱口秀和一次音乐会。我还是更喜欢音乐会啊哈哈。脱口秀是很小的场地,观众大概40人左右。这么小个范围,我觉得其实有很多讽刺幽默的素材可以讲,但是演员们还是以低俗和恶心的东西为主,水准感觉离美国脱口秀差了不知道多少条长安街和第五大道。音乐会不错,是个四重奏,然而我进来嗓子一直有恙,四重奏它声音小啊,我实在是忍不住要咳嗽,简直是囧死了,感觉要窒息。不过曲子很不错。第一首贝多芬的,显然大家都还处于刚进场的不知云里雾里的状态。第二首肖斯塔科维奇,F小调第11号弦乐四重奏,全场彻底懵X,那叫一个安静,连咳嗽的都没有了,全听傻了。效果非常好!哈哈!符合预期。最后是鲍罗丁Borodin的D大调第2号弦乐四重奏,歌曲性很强,很好听。以前不知道这个作曲家。百度一查,厉害大了!

“他的音乐创作活动始于19世纪50年代”,“由于鲍罗廷的专业是化学,因此作曲只能在业余时间里进行,他自称是“星期日作曲家””,“在化学研究上,最早制成苯甲酰氯,曾探索醛类缩合反应。”

 

 

家庭如何度过挫折

这是一个很新的话题,我自己并没有答案。

一路考试上学面试工作跳槽,只知道对自己狠一点,加比别人多的耐心,就可以应付了。虽说这些不能帮你到达人类社会的顶峰,但是顶峰也未必舒服,还是半山腰的水汽充足植被茂密景色更好更舒服。

然而当面对家庭中的挫折时,我们还是很无措。比如,生孩子这件事儿就很让人伤神。它不再是一个一维度搞定自己就好的事情。它维度还蛮多的,它需要两个人凑时间,需要调整状态,还需要长期的保证身体健康心无旁骛。对自己越狠越茫然,越用力越无力。

上周打网球,我的反手一个球也接不好,很懊恼。瞬间就想起来小时候弹钢琴,6级的曲子都好难,怎么也弹不好。感觉把多少个小时多少个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夜晚都搭进去了,都没有实质的进步。如果那时候我有现在这么幽默,我就会说干脆把钢琴拆了用那么好的木板做口棺材自己躺进去好了。当自己的能力撞到一堵墙上的时候真是生不如死。

还好小时候就是尝试不同的可能性,而且忍耐力好很多。后来找到了自己善于发力的方式和方向,一路走来还是快乐的回忆多于痛苦的。打网球这事儿,之前也有打不好的时候,一笑了之,我总跟教练说:我是个小学和初中体育都很难及格的人啊!

但是因为最近已经碰上一堵墙,所以在其他地方遇到问题的时候就强化了这种挫折感。比如WW最近美国签证被稀里糊涂的check了,没想到他有挥之不去的挫折感。感觉我们的小家庭最近正在经历瓶颈,需要一些distraction,和一些抚平心灵的东西。然而我最近不知是不是因为吃激素的缘故,变得更敏感,不似以往那么豁达了。虽然WW被check,但还是有点儿期待能去换个地方整理一下心情啊。

我继续读了很多书,虽然书里还没有我寻求问题的答案。

IMG_1922

周末我们去吃了海鲜自助,很美味。

在这个春风荡漾的夜晚

我感到世界在坍塌。

第一次感到世界在坍塌是去年在Caltech,我们被投公司的创始人竟然认识我本科室友。这次是经人介绍,和一个比我小一级的协和师弟吃饭。饭都吃差不多了,才聊到师弟也是北京人,五十五中的。然后我说我高中的时候就在五十五中听生物课外班,师弟说他也在,他从高二就开始听,连听了2年,高三进了国家集训队。于是才发现我们竟然在将近20年前坐在同一个教室里面听了一学期的生物课。师弟还见过我高中最爱的生物荆老师!另外,师弟的老婆是北大协和02级的,也认识我北大的好几个高中同学。

世界并没有真正坍塌,我想可能是殊途同归。很多人和事,在多年以前不经意间有过交错而不知。多年后,共同的事业把大家拉到了一起,回忆起来就想起了之前的交集。人越是上进,塔尖上的集合越小,不断进步就不断进入缩小的子集,往往就越能碰到熟络的人了。学习不止,脚步不停。

 

清明

清明假期空气不给脸,雾霾一天比一天重,闷在家里或者车里,隐约觉得迟早要完。

新车的体验很好,大多数时候是开电车的感觉。我和WW都很愿意在这个年龄花钱体验一些有技术感的东西。虽然我们还没钱买Telsa,也没有豪宅装充电桩,退而求其次,本田这辆车也让我们很喜悦了。十年前还没有智能手机,不知道再过10年又会有什么样的技术出现。说回开车的感受,上坡的时候不管速度多快发动机基本都要介入,目前的油耗在5L左右。没有倒车雷达还不太适应。过窄道的时候还是比较胆小,不像开蒙迪欧那么敢开了。

节前参加了CIT大会,今年听的各种session基本都能听懂了,很满意。CIT这个会的学术水准很高,真的是来很多全世界知名的医生作报告,我这个外行似懂非懂的还是很激动。遥想当年是想要学医的,没想到转了一圈回来,离临床越来越近。我觉得这就是天性,我天生拍死的精神指引着,冥冥之中还是要做和医学相关的事情。

另外一个天性就是对草木的喜爱。高中的时候开始喜欢宏观的生物学,在宿舍里看《中国植物志》,喜欢校园里的一草一木。虽然专业都是微观的生物学,最终还是喜欢摆弄花草。一边百度一边养,养死了不少,百折不挠。所以说回来,感觉人过了30岁,就又回到了15/16岁时候的初衷上来。转了一个圈,还好大学学了生物学,于医学、于植物都还算相关,我是不是也可以鸡汤的说学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做了自己喜欢的事儿呢?!其实不然,上班还是一种劳动,不喜欢,希望不上班最好!

在熊培云的书里读到他quote黑塞。黑塞说:世上并没有偶然,如果一个人一心要得到什么,并最终得到了,这就不是偶然,而是他自己的功劳,是他的意愿将他领向了那里。

说说最近读的书。

《爱你就像爱生命》——王小波

这是王小波和李银河的书信合集,字面字里行间都是王小波对李炽热淳朴的感情。爱情是什么?看这本书的时候正好电视里在放《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演得也是凄凄切切,真叫人体会了爱情的滋味。

《人间草木》——汪曾祺

这是在amazon上面随便挑的一本休闲的读物。汪曾祺生于1920年,算是我国当代作家。《人间草木》里收的都是他对花花草草的随笔,很平淡却有情趣,总让我想起奶奶家那个大院里面的花坛啊,树木啊什么的。也从书里又读到一些植物的常识,比如种葡萄要多浇水,哈哈。

“Elon Musk” by Ashlee Vance

看完了总结一下,Elon Musk就是“聪明、胆儿大、加点儿正”。要注意,这三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而是极为聪明、极为大胆、又极为点儿正。所以他的成功不可复制。但是似乎他自己可以复制,因为他不仅做成了SpaceX,还做成了Tesla and SolarCity. 这书写的比较笼统,不算是个精彩的传记。传记里面我觉得Richard Branson的和Warren Buffet的都不错,读起来更有趣味。Elon Musk这个就是平铺直叙,不过也算是让读者了解了目前市场上火热的这几家公司的来龙去脉吧。有意思的是里面提到SolarCity买了一个做电池的公司叫Silevo,我一看,这不是GSR的portfolio嘛,后来一查果然是卖给了SolarCity,是Richard和潘总的项目,挺有意思。当年我都没理会啊。

 

倒春寒 送走蒙迪欧

倒春寒年年有,今年特别刻骨铭心。一年之中没有比现在更喜欢洗澡的时节了。新办公室很好,今天第一次实现了骑着共享单车上下班,中间还去了一趟国贸,一天骑了4次车,好久没有这个经历了。

昨天把蒙迪欧卖了,在网上平台竞价拍卖,一共约10分钟的时间吧,眼瞅着自己的小车从几千块涨到1.82万元,心里还是挺激动的。我下午到了4S店看到了它的时候还是很不舍的。开了5年,拉过爷爷和爸爸。后来我和WW一起把座套给拆下来了,虽然也不知道能送给谁用……我们第一次知道怎么掀起后排的座椅和坐垫,怎么拔起靠枕,感觉第一次真正了解它,又感觉像是给一个临终的人宽衣解带,看着它一丝不挂……再见,蒙迪欧。我们最终跑了9.1万公里。

蒙迪欧

话题一转喜笑颜开——新车真是鸟枪换炮!隔音比我想象中好,我一路偶尔开着车窗开回来,感觉也比奇骏和试驾的雅阁要好一些。提车出来去加油,加油站的师傅看我慌慌张张,一脸严肃的问我这是买了什么新车,看来师傅也不太认识思铂睿。

网球笔记(8)

往回翻了翻,上次写网球笔记是去年9月28日。后来又打了几次,但是没有新的内容,就是反复练习。今年已经打了3次了。虽然歇了一个冬天,手感居然很快恢复,而且没有去年打球之后手腕震得疼的状况了。今年明显跑动比去年好,虽然教练时常说我跑不到位,但是和自己比我觉得灵活性明显有提高。跑不到位的情况一般是打过半小时之后体力不支实在跑不动了。今天和教练和平球正手已经打了30个球。反手一上来要熟悉一下,之后也可以接10个球了。打到45分钟的时候人基本已经瘫软了,体会了那种看着球飞过来但是脚却离不了地的感觉,脚就像被牢牢钉在了地上一样。

今天最后教练又教了我一个方法,接球的时候,大体跑到位了之后,要围绕着球的落点为圆心,面向球来调整站位,而不是脸一直朝前的前后移动。以求为圆心,围绕着球来移动,更有利于拉拍和接球。这个小技巧还是挺有帮助的。

读书

《人生的智慧》叔本华

叔本华活跃在19世纪初期。他的家庭非常富有并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所以这书基本上是以知识分子/精英的视角来写的。因此也让我产生极大共鸣,十分认同他的看法,比如“ 一个人具备了卓越的精神思想就会造成他不喜与人交往”。这本书是叔本华思想的浓缩版,所基本是精炼出来的道理,看得很快。所谓的大道理,其实活得足够久、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也就都明白了。

《从诗经到陶渊明》蒋勋

之前在网上看到了蒋勋讲中国美术史的书,还没有买。这次春节期间的诗词大会十分热闹,一时间对古诗的兴趣突发,就找来了这本书在Kindle中看。讲得非常好,结合当代社会的情形,把古代的社会环境和文学背景简单的带出,让我十分受用。蒋勋有一系列的讲诗词和美学的书,稍后有空接着看看。

BEING MORTAL by Atul Gawande

看朋友圈有人贴,本以为可以指导读者如何面对生死,其实是讲如何做好临终关怀/护理的,或者说是讨论该如何死——是到病程最后一刻在ICU插着管子死,还是在病重之后像以前没有发达的医学支持技术的年代那样,在家里躺着,静静的离开。我是倾向于同意作者的看法的,即没必要用呼吸机起死回生,old style死得更有尊严更有亲情。不过不知道社会上能有多少高质量的临终关怀服务,这需要整个医疗体系和社会保障制度的支持。

Spring Chicken – Stay Young Forever or Die Trying by Bill Gifford

这书是今年在JPM的时候Richard推荐给我的,说是他对于aging的研究中很有意思的一本书。我还差一点点没读完,不过也基本上可以评论了。作者是个记者或者就是文学专业的,是对衰老话题很感兴趣就查阅各种资料做访谈,然后写成了这本书。作为生物专业,我只能说从文科生角度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实在缺乏深度。作者只是搜罗了科研领域所有和衰老有关或者看似有关的(比如细胞层面的一些凋亡的现象其实是不能直接得出和人体衰老的关系的)信息,罗列了一番。嗯,所以不是特别有意思。

另外还看了《权力:为什么只为某些人拥有》和《岛上书店》,都是翻译的。《岛上书店》挺温情的,感觉就像看了个家庭电影。后来我还是决定尽量看中国人写的中文书和外国人写的英文书了。

广州

广州也不是第一次去了,不过之前都没有专心玩过。从桂林到广州的火车票没有买到,只买到桂林到钟山西的坐票,多亏WW想到了这个法子,上了车再补票,总能到广州,就是站了一个半小时。。。第一次经历春运返城,看来有不少桂林人去广州打工。火车上一个看上去很苍老的大姐带了四个孩子,最大的姐姐我看有小学3年级的样子,二哥大概学前班,三妹刚会走,四妹还不会走。所以妈妈抱着四妹,剩下的孩子们推行李,拎包,大包小包。她们也都没有坐票,钟山西的时候上来一个女生,看到大姐这情况,当即说:你继续坐着吧,我站一个多小时就到站了。说实话我很惊讶,她这么nice,这在北京是很少见的。一来她对这位带孩子的妇女很有同理心,二来她自己体力很好,不把站一个多小时当回事儿。而这个妈妈的老大老二都特别懂事,姐姐负责照顾三妹,二哥给四妹买了一罐旺仔牛奶,自己一口都没喝。我特别感动。

说道人间自有真情在,我到了广州就去了华南植物园。这是我国最大的南亚热带植物园,确实是进去之后认识的植物寥寥无几。然而天公不作美,在里面不到2小时就下起了雨。等到要往回走的时候,根本打不到车。我身上没有零钱,在车棚避雨的时候问旁边一个带孩子的妈妈借了2元,想要微信转账给她,她怎么都不肯要,就这么送了我2元坐车钱。广州人民真是好心啊!

光影魔术手拼图

略带遗憾的结束了植物园之行(以后有机会重游吧,换个季节去植物开花的会更多,这次去几乎只有山茶在开花),就开启了吃吃吃的模式。连着吃了两顿“点都得”早茶。就在旅馆对面。实在是好吃到撑死也不悔!回家之后称了一下,春节胖了2斤左右,还能接受吧。。

回来的飞机上坐在窗边,看到很多岭南韶关附近的高山都穿透了厚厚的云层,露出个尖尖的顶来。层云的高度不超过2000米,我估计这些山大概能超过1500米了。WW说这些大概就是南岭了。网上查了一下,差不多。南岭横跨湖南、江西、广东和广西四个省,有东北-西南走向也有正东西走向的山,有5座山海拔超过1500米。所以和我看到的差不多,可能云层比1500米略低一些,可以显露出更多山顶。

看完了山,感觉距离北京还有1个多小时航程的时候,还看见了远处2架民航飞机,还有一架离我们更近一些,速度飞快,然后还做了个迅速拉升、掉头转向的动作。拉升起来的时候看清楚是两条喷气的轨迹,WW说那可能是架歼-11,是战斗机啊!我不禁又有点儿担心,都说中国民用空域特别狭窄,这回算是眼见为实,战斗机训练果然离民航飞机不太远啊。这次坐在飞机窗边还挺有收获的,呵呵。

IMG_0098_副本

桂林

早上乘着6:30的第一班高铁就来到了桂林北站。火车上几乎一路都是在穿隧道,可见这一路都是山,这铁路修得不易。在短暂的隧道与隧道之间,一闪而过的都是世外桃源一般的小村落,就那么一两幢房子,有时候是砖房,有时候是竹楼,守着一片不大的田地,交溶模糊在山雾中。

IMG_1268

在桂林取车出现了一点小意外,我们几乎是中午12点才动身启程去龙脊梯田。高速路据说这些年一直在修,所以只能走G321国道。我们先去了梯田风景区最远一处的金坑(瑶族)大寨梯田,从景区大门口又开进去23km,全都是山路。路两旁断断续续的有一些不同的寨子,黄色漆的木板盖的吊脚楼,让人想起千与千寻里面的景象。其实街边这些寨子都是新盖的酒家或者客栈,这些寨子的真正居所都是半山腰上面黑色的吊脚楼。这些看似平地而起的山包,在这里都是连成一片的峰从,垂直高度并不低。山区雾气很重,进门的时候售票处的人提醒游客,山雾大到所有观景台都看不到梯田了。等我们到了金坑大寨这里,步行单程大概30分钟,还是来到了比较低矮处的千层天梯观景台了,这里还在云雾之下,能够看到下面的梯田。不过这个景区有一个直入云霄的缆车,眼瞅着钻进雾里不知道要去到哪里,在天晴的时候应该可以到最高点吧。所以说,这边的山还是非常高的。网上介绍说,金坑梯田最高峰有1900多米。春天插秧种上水稻的时候,这些田里都会灌上水,景色会更好。

光影魔术手拼图2

从金坑梯田下山之后我们又去了景区门口附近的龙脊梯田,这应该也是平安壮族梯田的一部分。这个景区车可以一直盘山开到比较高的地方,也就免去了做缆车的麻烦,在停车场就可以看到壮阔的梯田了。不过再往上就雾气十分浓重了,真的是上去看看不到梯田了,于是我们也就返回了。回来的路上还遇到一段大雾,能见度也就3米不到,只能看见前车的尾灯。好在时间不长,大概开了10分钟左右就下到雾气下面来了。这段是我开过雾最大的一段山路了。

第二天(2月3日)我们开车去了银子岩。一路上的喀斯特小山包由近及远,令人惊奇。这里的山峰比贵州看到的更尖耸,还有些呈现出一些纵向的曲线,千姿百态。银子岩可以说是这次行程最大的亮点。其规模之大,造型多变,2公里的开放区域我几乎一直是draw-dropping走下来的。网上介绍材料说,整个溶洞有10多公里长,贯穿了12座山峰,还有暗河。我们的导游和景区介绍总是偏重于矫揉造作的形态描述,缺乏对地质、地理和历史的科学性的知识的提供,实在是可惜。我觉得这就反映了整体国民教育程度还不够,缺乏科学的思维方法。迎合大多数游客只用一些奇幻的辞藻就够了。It’s long, long way to go 啊。说回来银子岩的壮观,我觉得抛弃那些导游词汇,整个溶洞就像一个哥特式大教堂,有巨大的空间,高耸的尖顶,繁复的钟乳石,有些像教堂里面的管风琴,有些像低垂着头的雕像,甚至有的像穿着中世纪斗篷的雕像。

光影魔术手拼图5

这里的钟乳石都是触手可及的,除了个别大规模的景观,游览路径两旁或者有些就在路中间的钟乳石都是可以摸的。摸上去感觉就是石头,表面都被摸光滑了。网上查了一篇文献,说开放旅游对溶洞的影响主要有2个:温度和CO2浓度。温度升高会促进含有CaHCO3的水里面的CO2溢出,形成碳酸钙的沉积,也就是钟乳石的生长。但是,当CO2浓度过高时(游客呼出的),空气中的CO2会和钟乳石上的水形成酸性的水,对钟乳石侵蚀。而且文章中说,CO2的破坏作用是大于温度上升的作用的。甚至研究人员在浙江一个溶洞尝试了碱性溶液来中和CO2的破坏作用,居然有些效果。所以,我在银子岩一边走的时候就在想,这么个上亿年形成的恢弘的奇观,一旦开放给游人,加上放给地方旅游部门管理,真的就是地质生命终结的时候。眼前这些奇景,可能再也不会继续生长了。

从银子岩带着一肚子惊奇我们就去了阳朔。总是听说阳朔是个很小资很有风情的地方,我们去了可真是大跌眼镜。想象中的十里画廊是清新美好,现实中十里路边挤满了街边摊,租自行车摊、小吃摊、烧烤摊、小景区门等等,中间可以通车,双向单车道,拥堵不堪。阳朔城里面也是十分拥堵,路边的店铺和客栈门口都停着电动车或者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各种喇叭声音充斥在街上,不堪其扰。各种可以停车的地方都狮子大开口:路边停20分钟也要收20元;某个停车场称4小时内收费80元!这是个停车场啊,银子岩的门票也是80元啊,这位收费大哥!于是我们开车在阳朔参观了堵车之后停都没停,轻笑着就上了回桂林的高速。看堵车我在北京天天看啊,还不收费啊。可惜了阳朔这山山水水,太可惜了!也许它曾经是个美好的地方,但是贪婪的人啊,总是要榨干大自然,物极必反。(说到底还是受教育程度太低,想不清楚这些道理。)

IMG_1304

回到桂林我们去了象鼻山。看过了郊区的风景,象鼻山就有些小儿科了。不过象鼻山的象鼻还有“象眼”都是当年这个山头还没有抬升的时候的地下水冲击出来的暗河河道。所以,整个桂林旅游,我们所看到的都是水的力量。从外面切割出如此奇俊的山峰,从内给了我们巧夺天工般的溶洞。All you need is time. TIME. 留下的都是最坚硬的部分。在时间的长河里,不够坚强的东西都被冲刷走了。

晚上连吃了桂林米粉和螺蛳粉。说实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香的味道。而且螺蛳粉我们要了不辣的,但是碗里飘着一些星星点点的辣油,吃到最后我们都觉得很辣很辣。螺蛳粉的味道吃的时候不觉得,回到酒店发现身上都飘着那股奇特味道,很有意思。对于我俩这种更看重饮食卫生的游客,风味小吃永远体验不深。

总之,这次贵阳和桂林之行大开眼界,见识了不一样的风景,愈发觉得祖国河山壮丽多姿。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gpr2rb6pPvd_Oud_NkYDFjM9eQ7zGNzb0ovi6DXaHtvoS10Y0MtFMpxXJIXpMjzjzv3ZRoVLTMHKhkwKY64sgdtAkKcNjxf1uFf1tU50wbW

贵阳

大年初四开始贵州-广西-广东速揽之旅。第一站贵阳。下午3点半到达,下着毛毛雨,空气很湿润,比北京感觉暖和不少,走在街上不用带手套的。在酒店安顿好,我们就去了黔灵山。

这个公园最牛的是开放时间到晚上10点,主要道路上都有路灯。雨天路滑有些危险,晴天真的可以夜游这座充满灵气的黔南第一山。山上有座庙,叫弘福寺,香火相当的旺。我本来想进去求点什么,然而里面的香火味道太浓烈了,根本无法靠近正堂,于是作罢。看来与我而言,还是得求西医,求菩萨这条路还是算了。弘福寺背后有一片塔林,有些是捐者供奉的,有些是法师圆寂之后的墓塚,在晚上6点多氤氲的暮色中,显得特别寂静宁谧。不知道晴天的时候山色如何,今天无论是爬山还是看黔灵湖,都是水汽蒸腾的感觉,真是很灵气。我们路过的山路两旁裸露出来的岩石和北方的很不一样,都有很多小孔洞,可能就是这边的喀斯特或者溶岩地貌的一种吧。

光影魔术手拼图6

晚上在火车站旁的购物中心吃了酸汤鱼,所幸一点儿都不辣。鱼是一种叫黄腊丁的小鱼,搜了一下,学名叫黄顙鱼,有点儿像小号鲶鱼,肉质很鲜美。购物中心很发达,各类名牌基本都有。里面还有一个巨大的海水水族箱,一层楼那么高,直径大概7-8米,里面各种热带中型鱼类。吃饭那层还有给小朋友看的两个大鱼池,一个里面是锦鲤和小金鱼,一个里面是小型的鲨鱼、鳐、海龟、鳗、河豚之类的,太稀奇了。没想到在贵阳这个内陆高原城市,大家这么喜欢海洋鱼类啊。

第二天(2月1日)我们一早就跟着一日游旅行团开始了黄果树瀑布之行。车子出了贵阳市,就是喀斯特地貌的峰从层峦叠嶂了,一个个小山包拔地而起,近处的田地里油菜花居然还开着。这边的气候真是常年湿润,植物随种随长,有些多年生的或者乔木一年是开两次花的。因此,贵州的茶也是不错的。今天游览的依次是陡坡塘瀑布、天星桥和黄果树瀑布。其实这几个景点都是黄果树国家公园的景点,由北向南是陡坡塘、黄果树瀑布和天星桥,自己开车的话到了景区也可以步行,不过这样估计就要花一天时间了。这个国家公园开放的地方比较有限,其实在几个主要景点之间都有很多小瀑布,但是没有路接近这些无名的景点。主要景点这次赶上了春节高峰期,真是人挨人,十分痛苦。这时候就凸显了景区管理的问题,通往景点只有一条路,有些路段还是双向,感觉是坐着北京地铁看风景,实在有些头痛。以后春节出行还是要谨慎啊!景色还是不错的,不过景区有点儿太人工化了,不是我们喜爱的方式。这里的蕨类真的是像草一样,遍地都是,狂躁的疯长。

光影魔术手拼图7

说说对这里的一些观察(负面):这边群众太爱吸烟了。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爱吸烟的地区了。在商场、酒店、餐馆、景区内外,处处都是云雾缭绕的大烟囱,躲都没处躲。另外,公共场所大家的卫生意识比较低,景区遍地垃圾的情况比较严重,餐厅里面卫生情况也比较堪忧。有意思的是,贵阳方言和四川话十分像,再考虑到武汉话和四川话也比较像,感觉整个西南和中南地区都是受了四川语系的影响。这里的小朋友很多都脸红彤彤的,很想推荐给他们“启初”的冬日防皴面霜。